中国中免(601888.CN)

两大主业遭重创又遇评级下调 凯撒旅业能否借力海南免税风口

时间:20-06-22 07:39    来源:金融界

疫情对全球旅游业和航空业持续影响仍在进行,深耕这两大主业的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撒旅业”,000796.SZ)也遭遇重创,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滑,预计上半年恢复无望。

另一方面,随着国内经济活动陆续恢复,海南离岛免税政策的出炉似乎为凯撒旅业带来一丝曙光。面对强敌环伺的海南免税战局,背负着流动负债高、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下滑、被评级机构降级、2.37亿元的债券偿付资金等重重压力,凯撒旅业又有多少胜算呢?

争食海南免税市场

6月以来,海南离岛免税新政等利好频出,免税概念股也乘东风而上,股价接连上涨。Wind数据显示,6月1日截至17日,向来在免税业板块“一家独大”的中国国旅上涨23.36%,而获取国内第八张免税牌照的王府井也大涨73.46%。

业内人士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短期海外消费受阻难以恢复,预计境外消费需求将转向国内消费;加上国家免税行业政策持续放开,国内免税行业凭借价格优势和正品保障发展或将迎来发展良机。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海南政策不断放开,越来越多旅游企业深度布局海南,但由于国内免税牌照稀缺,普通旅游企业若想涉足该领域的业务,选择与拥有免税牌照的企业合作经营,进而获得免税店经营和收益分成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A股市场的“出境游龙头”凯撒旅业就选择“曲线救国”,与具有三十余年免税行业经营经验的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出服”)积极“联手”。据悉,中出服不仅拥有中国唯一的市内国人免税店经营资质,同时还具备口岸进境与出境免税牌照。

2019年6月,凯撒旅业入股中出服旗下的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正式进入免税业务。此后,公司又陆续参股中出服旗下企业,即江苏南京市内国人免税店和北京市内免税店,进一步加码免税业务,并向北京区域延伸。

今年2月,凯撒旅业再度引入国资战略投资人建投华文,并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为其在免税业务上提供资金支持。此外,还将公司注册地由陕西变更为海南三亚,并在海南设立海南同盛世嘉免税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其免税业务控股管理平台。

至此,市场、合作伙伴、平台、资金一应俱全。业内人士称,借助中出服深度参与免税产业,不难看出凯撒旅业在免税领域的“野心”。从布局来看,凯撒旅业或有选择将海南市场作为基础,逐步将业务辐射到全国的免税市场的趋势。

“旅游业务与免税购物之间有较强的互补性,可以促进旅游产品销售,扩大目标客户群体,提高综合服务能力。”凯撒旅业表示,“进入免税行业有利于拓展公司产业链条,更好地配合旅游业务的发展和创新。”

凯撒旅业动作频频,欲在免税业“大展拳脚”。不过,从海南目前的战局来看,前有深耕市场多年的“领头羊”中国国旅,后有刚入免税战局的“新玩家”王府井,即面对强敌环伺的局面,凯撒旅业未来能在其中获得多少市场份额,或许还要看看自身的能力。

主业遭重创 净利转亏

不过,如此大动作地布局免税市场,或许是凯撒旅业营收、净利双双下滑的“无奈之举”。

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凯撒旅业的营业总收入为60.36亿元,同比下降26.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6亿元,同比下降35.2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0.74亿元,同比下降57.28%。

从业务层面看,其主营业务为旅游服务、航空配餐及服务、铁路配餐及服务三大项,占营业收入总比为99.42%。其中,航空配餐及服务营业收入为7.80亿元,占总营收的12.92%,同比上年下降12.42%;营业成本为6.36亿元,同比上年增长24.76%,毛利率同比下降24.33%。

而占据大头的旅游服务行业下滑明显,2019年营业收入为49.20亿元,占总营收的81.51%,同比上年下滑29.86%。其中,公民批发、公民零售、企业会奖三大细分业务分别下滑61.77%、25.10%、12.89%。

据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2019年旅游市场基本情况》,2019年国内旅游收入和国际旅游(入境)收入分别5.73万亿元、1313亿美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1.7%、3.3%。虽然国内、入境游市场步入回升通道,但无论是腾讯、百度、京东等对旅游行业的自营发展,还是随着互联网发展导致抖音、小红书等内容社区的进军,日趋激烈的竞争都在倒逼传统旅游企业在努力巩固市场份额之余,还需要寻找新的盈利点。

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旅游、航空业都受到严重冲击,尚在布局新业务的凯撒旅业“后院失火”,两大主业双双遭遇重创,营收、净利进一步下滑。据2020年一季度报披露,公司一季度营业收入仅为7.49亿元,同比下滑41.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64亿元,由盈转亏,同比下滑312.41%。

凯撒旅业解释称:“因肺炎疫情防控限制出团政策,公司大部分出团取消,同时受疫情影响,航空铁路客流减少导致公司配餐量一定程度下降。另公司员工人数众多,属劳动密集型企业;在直营零售模式下,全球200余个营业网点需持续运营,企业人工成本及场地租赁费用支出较大。”

的确,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企业始料未及。雪上加霜的是,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平稳,国外疫情却愈发严重,“预计第二季度业务也难以全面恢复”,凯撒旅业在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中坦言。

流动性危机遭评级下调

除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外,流动负债高、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恶化也是公司需要面对的问题。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末,凯撒旅业流动负债为35.7亿元,其中短期借款7.08亿元,应付账款9.28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7.26亿元;而其货币资金仅为5.18亿元,偿债压力不容乐观。

此外,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等偿债能力指标也在恶化,2019年底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103.55%、101.97%,同比下滑超50%,这也说明其偿付日常到期债务的实力不足。

但奇怪的是,巨大的资金压力并未阻止公司收购的步伐。2019年,凯撒旅业分别以7.85亿元、2097万元、1200万元、1.05亿元自有或自筹资金收购海航酒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建九天达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中服免税品有限公司、康泰旅行社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股权,金额超过9亿元。

在此背景下,凯撒旅业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数据显示,公司近三年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分别为4.98亿元、2.26亿元、-4.05亿元;2020年一季度为-2.93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4.02%、-54.55%、-279.06%、-358.72%。

实际上,为缓解资金压力, 凯撒旅业去年就处置了包括浙江天天商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宝鸡国贸大酒店有限公司在内的9家子公司或孙公司,获得现金净额约为1.41亿元。今年5月,凯撒旅业再次卖股求生,拟向文远基金、宿迁涵邦、华夏人寿、上海理成和青岛浩天非公开发行1.88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1.6亿元。

“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满足公司业务开展及日常经营性支出的资金需求,保障公司现金流安全。”凯撒旅业在公告中称,“公司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较高的利息支出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公司业绩的持续增长。”

屋漏偏逢连夜雨。尽管已通过处置资产、出卖股权等方式积极自救,凯撒旅业仍遭遇评级接连下调的情况。5月6日至6月15日,短短不到两个月内,中诚信国际称,将凯撒旅业主体信用等级和“17凯撒03”的债项信用等级连降两次,由AA下调至BBB,并将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中诚信国际表示,“新冠疫情对公司主业经营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并对现金流造成了严重冲击,短期内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较低,且公司可动用银行授信规模小,短期内流动性压力加大,债券偿付压力大。”

身处强敌环伺的海南免税战局,公司还面临流动负债高、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下滑等危机,凯撒旅业能否借助免税风口发力新业务?《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